黄瓜兑换码和验证码

admin

对缅中缅南,陆宁没考虑过占有其土地,毕竟,这些地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资源,若想富裕其民,以后反而会成为中央财政的包袱,领土,从来不是越多越好。

当然,以大齐文化影响周边,且最好这片土地以后的政权都亲近大齐,作为大齐商品的倾销地就很不错。

是以,阿瓦多宝要转而信奉天道教,虽然明显其是觉得,如此应该能得到大齐的庇护,但陆宁并不干涉,大卫道士悟行为其举行了类似受戒洗礼的仪式,阿瓦多宝妻子及子女们一起入道,且召集了阿瓦城及附近的大小奴隶主,仪式很是隆重宏大。

而与此同时,东边传来了一些消息,大理诸部在缅地东部地区的扩张,便少不了杀戮和战争了,东部的那些教团,则作为救世主的面目出现,救助被征伐之地的民众,避免他们被成村成村的杀掉。

当然,这种扩张遭到了沿途部落的激烈抵抗,最东路的,更和真腊人(高棉)发生了冲突。

这时候的教团就成了调停者,促成双方之间签订和约,确立边界等等。

……

丽水之畔,远远阿瓦城的轮廓隐隐可见,尤其是其佛塔,为这座土城增添了几分宏伟。

陆宁心下也叹息,后世很多人轻视印度,但作为文明之古国,其影响力也委实曾经扩展到极远之地。

身旁跟陆宁漫步的是高灵儿,现今,三位侧妃和陆宁都在一起的话,气氛便有些怪怪的,是以,几人好久没在一起打牌了。

“夫君,段姊姊和杨姊姊,你不喜欢她们吗?”高灵儿突然小声问。

陆宁揉揉鼻子,知道这小丫头是什么意思,正想回话,突然目光看向河滩远方,一些小黑点正慢慢靠近,慢慢变成人影轮廓,离得很远,陆宁已经看清这些人面目,最前面的,是阿瓦多宝。

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

“没事。”陆宁挥挥手。

丹嘉五女本来举起了火枪,这时略略放低了枪口。

阿瓦多宝大笑着走过来,叽里咕噜说着,大体意思便是听说“段兄弟这里散步呢”,他身上服饰已经是中原衣冠,宽袖长袍,冲天冠冕,只是穿在这黑黝黝酋长身上,未免显得不伦不类。

现今陆宁不用通译,但比比划划,已经可以和这些土人进行粗略的沟通。

阿瓦多宝比划着各种手势,嘴里多次提到“蒲甘”这个词,他兴冲冲而来,便是想征伐蒲甘王,希望得到大齐教团的支持。

陆宁现今对这缅中、缅南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,现今蒲甘王只是比较强盛的一个部落,实际上,现今王国林立,当然,都是部落奴隶主而已,如阿瓦多宝,也完全可以说是阿瓦王。

在蒲甘南部,还有直通部或者说直通王国等等小王国。

自己原本觉得来一趟,虽然不是想侵吞多少土地,但在缅南沿海地获得一处补给港口作为皇庄也不错,但现在看,要说容易也容易,复杂也复杂,要和许多酋长打交道罢了。

阿瓦多宝,算是个能审时度势很厉害的人物了,但历史上并没有太多关于他的记载,显然是后继无人,反而蒲甘王后来出了一位盖世之才,不仅仅是统一了缅甸,更建立了一支极为强大的正规军队,甚至北伐击败了大理国,而现今看缅地部落的原始,互相争斗也就是部落之间的火拼,甚至瓜农打死酋长就能成为新王,但几十年后,统一的蒲甘却能击败大理,不得不说,那位不世之材,不亏被缅甸人称为他们的千古一帝,也是缅甸历史公认的第一帝王。

不过现今来说,自己可不想出现一个统一的缅甸,扶持这位很有些才具的阿瓦多宝统一缅中缅南?可能是在给大齐的西南,自己制造麻烦呢。

是以,陆宁也比比划划,大概便是说“和为贵”之类,令阿瓦多宝悻悻而归。

……

几天后,陆宁一行进入了蒲甘城。

婉拒了阿瓦多宝派出扈从护送的好意,最终,阿瓦多宝一定要送给“段兄弟”二百名奴隶武士,陆宁也就收下,但转赠了阿瓦多宝一些锦缎,也算等价交换了,对陆宁来说,这些自小训练有素的丛林武士,用几匹锦缎交换绝对物有所值,而对阿瓦多宝来说,这种来自大齐宫廷的锦缎从所未见,简直能令他的尊贵直接跃升几个级别,对这些地方酋长来说,服饰珠宝等等体现的尊贵,往往就是不爆发战争时互相地位比较的直接方式,所以,阿瓦多宝也是欣喜无比。

此次交易,倒真称得上是双赢。

阿瓦多宝在这种交易上也很守信,二百名奴隶武士都是刚刚成年,了无牵挂,父母都不知道是谁,他们本身的观念也是,被售卖给新主人,从此就为新主人效忠。

蒲甘城,建城历史应该有数百年,一百多年前,蒲甘王朝开拓者披因比亚在此大兴土木,将这个小土城建成一座大城,到现今,看起来,城内城郊居住的,应该有四五万人口。

现今的蒲甘王宫错姜漂,是王朝开拓者披因比亚的后裔。

披因比亚的儿子,被马夫杀死,那马夫称王,马夫的儿子又被瓜农打死,瓜农称王,瓜农在位三十多年,八年前,被这宫错姜漂夺回王位。

不过宫错姜漂将瓜农的王后都纳入后宫,瓜农的儿子也成了王子,后来,瓜农的儿子基梭应该又夺回了王位。

陆宁曾经来这蒲甘城旅游,因为这段历史在中原人看来匪夷所思,所以还略微有些印象,而其一行来到蒲甘城的第二天,那瓜农的儿子基梭,也就是现今的年轻王子,来拜访陆宁,甚至并不避讳谈到他亲生父亲以瓜农身份成为蒲甘王的历史,甚至当成一种荣耀。

这令陆宁隐隐约约的记忆,和现今印证起来。

陆宁一行来此,变成了大齐对海外诸国宣示友好,同时,和民间教团同行。

不过,随行有二百名奴隶武士,是以,按照惯例,在蒲甘城外扎营,传道士方面,和蒲甘王宫错姜漂商榷租赁城中房屋开设医馆道堂一事。

不过,因为悟行等留在了阿瓦城,来蒲甘城的卫道士,是本来教团的半数,蒲甘城,应该是卫道士的最后一站。

如果陆宁再向南行去沿海的直通王国,或许还能领一两名卫道士去开设道堂,医馆却没有人手了,毕竟教团中,就两名郎中。

蒲甘城和阿瓦城人数差不多,但显得繁华一些,也更有序一些,虽然蒲甘城内也有人数不少的奴隶,但比之阿瓦城,平民比例要高出不少。

城内大庭广众将奴隶活活打死的现象也不多见,总体上,文明程度更高了一些。

不过蒲甘王宫错姜漂对大齐使者和教团的到来,表现的并不热情。

看起来,他希望和大齐建立某种联系,但又对大齐使者和教团的到来充满警惕。

可能教团随行的那两百彪悍丛林奴隶武士也令他很疑惑吧。

不管怎么说,宫错姜漂同意了大齐教团在此设医馆和道堂的请求。

陆宁也就在此歇脚两日后,率众南下去直通王国,教团其余人员都留在了这蒲甘城,而陆宁等前去直通王国,也就仅仅是大齐和海外诸国的一种友好接触了。

感觉倒是和三宝太监下南洋差不多,只是,提前了四百余年,而且,走的是陆路。